垂头自惜千金骨,伏枥仍存万里心---记安徽中医学院周逸平教授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11-30   浏览次数:
垂头自惜千金骨,伏枥仍存万里心
                                 ——记安徽中医学院周逸平教授
 
  “从大学时代开始,我就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信念,并以此作为自己一生的奋斗目标和行动指南。”  ——周逸平                                                                                    
  周逸平,1932年8月生于江苏溧阳市,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中国针灸学会经络分会副会长。先后获得安徽省先进科技工作者,省、卫生部、全国科技大会三项课题奖等多项奖及专利。1953年上海医学院生理生化师资班毕业,1955年安徽医学院医疗系毕业,1960至1961年,中国科学院生理研究所进修,1958年至今先后在合肥医学专科学校、安徽中医学院、安徽医学院、安徽中医学院针灸经络研究所、安徽中医学院附属针灸医院、安徽中医学院经脉脏腑相关研究中心从事生理、针灸、经络、中西医结合基础和临床的教学、医疗和研究工作,历任研究室主任,经络研究所所长、针灸医院院长、中西医结合基础(经络生理)硕士学位导师组组长。1992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1995年收录英国创桥传记中心世界医学名人录。
  一位医学战线上的大师,以“为人民服务”为己任,将自己毕生精力的经历倾注在中医针灸经络研究事业中。退休十余年,仍心系针灸治疗研究的发展,潜心学习,继续发挥余热,受到数十家单位的返聘。“垂头自惜千金骨,伏枥仍存万里心”,这就是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作“周老”的医学界老前辈,年近八十岁高龄的周逸平老先生。
 
  学生时代立长志
  在周老的求学生涯中,勤奋刻苦一直是他不变的学习态度,特别是在大学时期,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影响了他的一生。1951年,时年20岁的周老怀着年轻人满腔的热情和报国的志向考入了安徽医学院医疗系,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大学时代,周老深受党的教育和影响,积极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并且将这一理念当成自己一生奋斗的宗旨。在周老看来,上大学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学好本领为人民做贡献。带着这一简单却远大的志向,周老的大学生活丰富而又充实。
   他在大一时就担任班长,当时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学校老师也倡导学生自主管理,从带领同学做实验研究到制定学校食堂菜谱,到处都是他忙碌的身影。此外,周老还积极参加社团活动, 报名参加学校的口琴班,经常随班出外演出。大二时,他与同学组织开办了一个工人夜校班,利用晚上休息时间教工人识字、算术,让很多原本没有文化的工人知识水平达到了初中程度。虽然平时的活动多,条件艰苦,但周老在学习上一刻也不放松,坚持每天上自习。他经常在复习功课的时候,发现哪一处身体构造没有弄懂,就和同学点着蜡烛到停尸房去翻尸体,直到弄懂才肯离开。1953年,周老响应国家号召进入了上海医学院生理师资培训班,大三时就教授生理专业的课程,开创了安徽的生理教学,也开始了自己教师生涯。周老说,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年轻人不要怕苦,特别是在大学期间要树立明确的定位和目标,只有怀着执着的信念,不断学习,不断创新,才能循序渐进,获得最终的成功。
  医学研究做贡献
  安徽针灸经络研究的五十年点点滴滴都凝聚着周逸平老先生的心血。 1958年,他分配到安徽医学专科学校从事生理学教研。教学期间,由于实验材料缺乏,他甚至亲自去野外捉野狗野鸡等回来给学生们做实验,正是这种严谨负责的治学态度,使周老多次被评为省级优秀教师。1959年,安徽中医学院成立,将安徽医学专科学校并入,周老成为了安徽中医学院的第一届教师。作为教学骨干,他广聚贤才,其中从北京派来的孟昭威教授对他的影响最为深刻。同年,周老与孟教授开始致力于长期从事针灸经络研究工作。
  上世纪60年代,国家号召各地开展对针灸经络的研究。周老带领的安徽经络研究以认真执着的态度,积极参加全国的各项针灸会议,逐步扩大影响力。周老率先在安徽组建了第一所电生理实验室,引入了国际最新设备和仪器,成为当时国内最好的针灸实验室之一。他建立的全国第一所针灸经络研究所——安徽中医学院针灸经络研究所是当时全国三大针灸经络研究基地之一。70年代是全国针灸经络研究的高潮时期,也从此开始了安徽针灸经络研究的辉煌时期。80年代,已有20多个国家来安徽学习针灸,针灸经络研究更是成为安徽中医学院的重点科研项目。在周老的带领下,相继成立起来的全国第一所针灸专科医院即安徽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针灸医院)和安徽中医学院针灸骨伤临床学院使安徽的针灸经络研究形成了医、教、研“三位一体”的模式。周老在安徽中医学院先后开展了经络感传现象、感传肌电、经脉穴位注射、传感与植物神经类型、膀胱经背俞穴与交感神经关系、针刺抗休克作用机制、电针治疗小儿麻痹症后遗症的大规模治疗和研究。他在全国范围内引入一大批针灸专家,如灸法专家周楣声、刺血专家王秀珍、芒针专家张维、子午流注及电排针专家顾光等。他还建立了一个跨地区、跨行业、跨学科、跨单位的科研联合实体——经脉脏腑相关研究中心,聘请了国内外知名院士、教授100余人为名誉、客座教授,承担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卫生部课题30多项。
  周老以其执着的探索精神和严谨的科研作风,在针灸经络研究领域取得了许多优秀的成果。他长期应用神经、循环、消化生理,神经生化等技术,长期从事经络现象、经穴脏腑相关、经脉脏腑相关、针刺镇痛、针法灸法、针灸治疗心血管疾病(高血压、缺血性心脏病等),及胃肠系统疾病的基础及临床研究。先后在中华心血管杂志、中华理疗杂志、生理学报、中国针灸、中医杂志(英文版)、世界针灸杂志(英文版),及国际国内全国性学术会议上发表论文130多篇(见附篇),编著实验针灸学教材(副主编)。于1999年9月安徽经脉脏腑相关研究中心在安徽合肥市主办了全国首届经脉脏腑相关学术研讨会,取得了圆满成功。并先后培养硕士研究生32名,有22名考取了博士研究生,少数正在读博士后。而从针灸经络研究所到经脉脏腑相关的过程中,他培养出了一批能力出众的学术科研班子,大家齐心协力,共同为针灸经络的事业奋斗。近年来,周逸平教授总结自己几十年的工作成果,高瞻远瞩地在全国率先提出了“经脉脏腑相关是经络理论的核心”的学说思想,论著于1999年9月8日在中国中医药报,1999年11月5日在健康报发表,得到许多学者普遍认同,大家一致认为这有利于将经络研究思路统一起来,在以经脉脏腑相关为核心,向多学科、多方向幅射的研究全国性研究群体,为经络研究带来的新的活力。
  老骥伏枥存壮心
  退休之后的周老,生活依然是丰富而充实。他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带领学校的一些专家做针灸研究的相关课题,并时常到国外进行交流和访问。他还辅导一些研究生的学习,负责多所知名高校博士论文的答辩工作。周老说,他时刻都不能让自己停下学习的脚步,只有虚心地不断学习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不被社会抛弃,才能在科学的领域不断有创新和发明。在周老的内心里,还一直深深牵挂着安徽针灸经络事业的发展,总是放心不下后继人才的培养工作。周老指出,医学的发展关键是中医理论的突破,中医理论的关键在于对现代科学的学习。所以他建议学校要将人才培养放在首位,给予他们更多外出学习考察的机会,努力培养大师级的专家。
  如今周老已年近80岁的高龄,但他依然坚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周老20年如一日地坚持锻炼身体,每天早上5点起床,跑步2个多小时。现在的周老不仅身体健康,而且在心态上乐观向上。周老常说,坚持活到老,学到老,知识的积累永远没有止境,尤其是在科学的领域,要使自己不落伍,就必须始终地学习,让自己与世界同步。针灸经络的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提高,他要在有生之年为针灸经络事业做出更多的贡献。  (学生记者:崔晨、张校军)